乐橙国际_乐橙国际娱乐网是_乐橙国际娱乐lc8.com

12月 4 2016

为什么我们越来越没有专注力?



编者按

在有限的时间内,我们的注意力被稀释了,难以聚焦在“有价值”的事情上,而将更多的注意力分配给了含金量较低的活动,这导致我们在时间上的贫困,产生不了长远、有洞见的觉知。

文 / 汪洋  本刊主笔

当今,人们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注意力,各类新闻、社交网站、视频节目、邮件以及商家别出心裁的广告,将注意力来来去去地牵引着。睡眠变得越来越少,醒着的时间也被切割成了若干碎片。大多数人觉得自己意志薄弱,专注只是一时的行为,心思散乱却是常态。即便是自控力很强的人,也觉得掌控生活是件令人精疲力竭的事。

在有限的时间内,我们的注意力被稀释了,难以像激光似的聚焦在“有价值”的事情上,难以将注意力长久放在一些需要时间才能产生结果的事情上,反而在各种“容易”的事情里流连忘返。事后,我们又会意识到自己拖了自己的后腿,深陷自责。

进入“稀缺头脑模式”

建于2000年前的佩特拉古城是一座藏在约旦大山中的建筑奇观。全球最昂贵的门票仍然抵消不了世界各地游客观瞻的热情。游客们一天里空腹爬上爬下,体能几乎都会耗到极限。当地某著名客栈会管一顿晚饭,开饭的时候,男男女女面前的食物都堆成了一座座小山,无一例外。在饥饿引发的低血糖面前,女性瘦身的念头烟消云散。

这种现象在科学上的解释是:资源不足时,大脑会选择即时满足;资源充足时,大脑则会转向选择长期的投资。

在当今社会,食物短缺已不再对大部分地区的人们构成困扰,时间的有限和不可逆反而变得越来越醒目。时间的贫富已成为当下人们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,它与物质生活的丰盈与否构成了某种正相关。

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穆来纳森(Sendhil Mullainathan)发现,穷人们缺少金钱,他则缺少时间。两者内在的一致性在于,即便给穷人一笔钱,给拖延症患者一些时间,他们也无法很好地利用。“在长期资源(钱、时间、有效信息)匮乏的状态下,人们对这些稀缺资源的追逐,已经垄断了这些人的注意力,以至于忽视了更重要、更有价值的因素,造成心理的焦虑和资源管理困难。”

当一个人特别穷或特别没时间的时候,理智和判断力都会全面下降,导致进一步失败。决策所需的心力,穆来纳森称之为“带宽”(band width)。长期资源稀缺培养出了一种“稀缺头脑模式”,导致人们无法获得这种心力。

在穆来纳森看来,为了满足生活所需,穷人不得不精打细算,没有任何“带宽”来考虑投资和发展事宜;过度忙碌的人,不得不被看上去最紧急的任务拖累,没有“带宽”去安排更长远的发展。即便他们摆脱了这种稀缺状态,也会被这种“稀缺头脑模式”纠缠很久。

实际上,穆来纳森所说的心力就是注意力。在一件事情上,如果没有足够的注意力投射,则产生不了长远、有洞见的觉知。现代人对时间的焦虑,究其本质是在有限的时间内,没有将有限的注意力分配给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上。而信息过载的社会环境,也造成了人们“饿汉吃自助餐不知如何选择”的问题。

选择做简单的事,妨碍了专注

人们觉得自己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时,一般会责怪外部环境,比如接受的教育有问题、经济形势不好、没人给他们提供好的建议,或者责怪自己对机会的判断有误或者入错了行。极少有人意识到,没能专注地发挥潜力是因为,在做容易的事还是做困难的事之间做选择,人们一般都会选择做容易的事。

我们感觉不安全是因为我们害怕失败。安全是因为我们觉得容易,能够一点点处理。人们也需要意识到,没有一件事一开始就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。问题的本身又常常带有解决问题的方法。其实任何任务都是可以分解的。把任务分解成一个个让我们觉得“安全”的小块,也许可以解决专注的问题。

执着于完美解决方案不免把自己引向“分析麻痹症”,持续不断地计划,而没有任何的行动,在此岸空花一生的时间谈论彼岸。据调查,企业家们迈出创业第一步之前,最大的恐惧之一就是害怕失败后被嘲笑。把玩儿和实验的精神投注到整件事情上。事情上,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法。这也意味着,人们可以试着通过各种方法将看上去困难的事情变得有趣。

我们会下意识地按照旧有的模式处理事情,重复着低效的时间模式。一方面,人们通常能够识别别人做事的模式,却意识不到自己的模式,导致感受、想法和行动的肆意低效,所以需要求助他人来反视自己。另一方面,每个人的性格本身都是各种人格的复杂混合。在面对那些让自己下意识感觉困难的事情时,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不同的电影角色来面对。预想和体会事情完成之后的幸福感也是让自己行动起来的好办法。

专注于已奏效的事,而不是提升短板

于尔根·沃尔夫(Jurgen Wolff)从一个已被视为常识的定律出发,主张人们应该用帕累托法则(80/20)处理注意力涣散的问题。在他看来,一个人80%的收益来自20%的努力,人们却把80%的注意力分配给了“含金量”较低的活动,这导致我们在时间上的“贫困”。同时,心理学家凯瑟琳·克拉默(Kathryn D. Cramer)也指出,80%的时间里,我们都在关心哪些事情没有做好,而将注意力集中在“做好了什么”上,才是加速进程的关键。

在处理注意力的问题上,应该更审慎地对待短板理论。人本能地会知道自己的弱项,却很难知道自己的强项。专注于已经奏效的事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用商品的价值来类比,品质上数量级的差别,在价格上却可以是几何级的差别。

花更多的注意力去亲力亲为,补足短板,往往并不经济。人们习惯了为了弱项而焦虑,又因为害怕失败受到评判而不去行动。事实上,有很多的方式可以用来补足短板,如同企业通过外包方式,去购买别人的强项。

现在所谓的“单点突破”的经营策略,“精益制造”的管理方式,都是将强项变得更强,对于个人做事来说,无疑也同样有效。

专注力的问题,或多或少仍是如何与自己相处的问题。人们往往消极地看待自己,对自己充满了评判,目标要不无疾而终,要不患上拖延症。人在拖延的时候会做各种事,但不会去做我们明确知道自己应该去做的事。沃尔夫建议我们自问:“如果我不再做这件事,最坏的情形将是怎样?”“我还能做些什么积极的事,能够阻止这种最坏的事发生?”

(本文全文刊载于《中欧商业评论》2016年8月刊,转载请联系后台)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